地  址: 浙江省上虞市人民西路丰产北路

                     1819号

公司总机: 0575-82084759

销售热线: 0575-82074815

服务热线: 0575-82002594

售后热线:0575-82579658

传  真: 0575-82074815

农机政策法规

以农民合作社为主体的三产融合途径

发布人:威廉希尔 来源:威廉希尔娱乐

  农民合作社作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农村三产融合发展的重要主体之一。省农民合作社已达10余万个,平均每个合作社带动社员78户,通过对我省30家农民合作社进行模式主要为一产与二产的融合,一产与三产、一二三产业的融合较少,且融合水平不高,平均来看,进行产业融合的合作社二三产业的产值约占合作社总产值的40%左右。此外,由于大多数农民合作社自身规模小,只能通过组建农民合作社联合社或与龙头

  在所调研的30家合作社中,有15家农民合作社属于产业链条延伸型融合发展模式。即合作社以农业生产为中心环节,向产前种、肥、药等农资的生产供应服务和产后农产品的精深加工、分级分类包装、线上线下营销延伸经营业务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通过提升的附加价值,进而带动农民收入的增加。海林市海河种植专业合作社为产业链向后延伸型融合的典型,合作社从社员处以每公斤高于市场价0.1元的价格回收原粮,利用合作社工厂内的生产线进行稻米加工,根据稻米的品种类型对产品进行简易包装或精包装后,利用线上线下同时营销的方式打入市场,普通产品价格约12元/公斤,中高端产品市场价格在36元/公斤,大大提高了的附加价值,同时也带动了农民每亩地增收100元~150元。勃利县庆成水稻专业合作社则是产业链前向延伸型融合的典型,合作社建设了水稻智能催芽车间,为合作社社员提供催芽育种服务,一方面了种苗的品质,进一步了水稻的产量,另一方面有效地将外部利润内部化,每户社员在催芽环节每公斤节省0.4元,降低了产前环节的交易成本。

  在所调研的30家合作社中,有9家农民合作社属于农业功能拓展型融合发展模式。即农民合作社以农业生产或生态资源为依托,开发农业除种植生产以外的其他功能,如休闲旅游、采摘观光、餐饮服务、认知课堂、教育培训等,形成现代农业发展的新业态,带动农民增收和促进农村繁荣发展。9家农业功能拓展型融合的合作社均为瓜果蔬菜等经济作物类合作社,该种模式一方面实现了通过带动就业的农民每月增加收入2500元~3000元;另一方面在将人流从城镇引向农村的过程中带动农村区域消费,明显增强农村活力。

  勃利县联友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依托葡萄种植,引入了观光餐饮等项目,将农业生产与旅游餐饮服务业相结合,不仅使合作社的收入成倍增长,还带动了当地养羊产业的发展壮大;肇东市甜嫂瓜果蔬菜种植合作社利用蔬菜种植发展观光旅游、田间课堂,年接待游客1.2万人次,开展田间课堂培训新型职业农民3000人次,园区内180种果蔬品类为幼儿园以及中小学开展的认知教育提供学习园地,社员通过在园区内打工,每月增加工资性收入3000元,年底又可获得分红收入;勃利县田园音乐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在发展采摘业和餐饮服务业的同时,又租用民房20余间作为民宿,扩大了合作社的生产经营规模,带动农民增收近万元,也带动了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增强了乡村活力。

  在所调研的30家合作社中,有6家农民合作社属于技术渗透型融合发展模式。将新技术如生物技术、互联网+、航天技术等渗透到农业生产的产前、产中、产后的各环节,以达到改善农产品品种,农产品的质量,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实现农业现代化的目的,有利于长期的可持续性发展,是未来我省农民合作社融合发展的必要趋势。

  延寿县信合有机稻米合作社采用覆膜田技术种植有机稻米,在生产端将新技术与农业生产相结合,解决了有机稻米在生产过程中人工杂草处理成本过高的问题(人工除草每天80元~100元),降低了生产成本,又了有机稻米的质量,进而增加有机稻米市场竞争力,带动农民增收;集贤县保胜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采用互联网技术,形成“互联网+”的发展模式,一方面应用物联网农业生产监督运营平台实时地直观田间地头农作物的生长态势,可以直接获取农作物的生长数据、土地和气候等相关数据,指导精准实践;另一方面搭建互联网直销平台,实现从播种到餐桌

  1。融合水平不高。首先表现为产业链延伸程度不足,缺乏精深加工,大部分农民合作社仍停留在组织社员进行农作植生产、统一回收、粗加工、统一售卖的初级阶段。其次表现为品牌建设与品牌营销不足,同质化现象严重,缺乏专业的营销团队进行品牌的运营管理与。在调研的农民合作社中,全部合作社都有自己的商标,但真正运行成为品牌的寥寥无几,线上营销与宣传大多形同虚设,均未超过总销售量的10%。最后表现为应用新技术的领域狭窄,“互联网+”的建设也只是发挥了互联网在生产端的作用,而且主要依赖于的项目投入,缺乏在销售端的技术应用,缺乏自主的技术渗透动力。

  2。社员参与程度较低。一是表现在合作社社员在二三产业环节参与不足,大部分合作社仅仅参与农作植生产环节,在合作社统一收购后便不再参与。合作社的加工、包装环节多采用短期雇工的方式,但雇佣的工人并非以合作社社员为主,合作社社员所占雇工总数比重不足30%。二是表现在合作社社员对合作社管理的参与程度不足。在调研中发现,普通社员对合作社如何发展缺乏关心和参与,主动参与合作社治理的意愿不强烈。

  3。利益联结机制不健全。一方面,部分合作社由于生产规模小或加工成本过高等原因无法实现自身内部的产业融合,而与当地的农业企业进行合作或委托加工,但未形成稳定的合作契约关系。在调研中发现,合作社作为生产,加工企业作为它的下游,两者之间大部分是市场交易关系,而非合作契约关系,这对于合作社来讲,交易成本大大提高,利润外流。另一方面是农民合作社与社员之间的利益联结不紧密。在调研的合作社中,仅有7家合作社有二次分红,但核心社员数量均不超过7人,且所占股份很少,不足20%。在合作社开拓农业多功能、发展第三产业后,第三产业产生的利润单独核算,与合作社种植、加工生产产生的利润分开统计,并且不进行利润分配。

  合作社要根据地域的特色,在已有的发展条件基础上,根据经营的品种属性选择是否适合融合发展、适合哪种融合发展的模式。对于粮食作物类合作社,因为粮食作物不适宜过度加工(例如水稻),合作社应抱团取暖、横向联合,例如组成联合社或联合体,以我省各县的区域特色和区域品牌向前发展,提高粮食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对于果蔬、菌类合作社,由于这类作物保鲜期短、容易腐烂,更适宜产业链的延伸发展精深加工,例如制作水果罐头、蔬菜冻干、香菇酱、猴头粉等采用先进加工工艺增加产品的附加价值。对于拥有产业园区的合作社,应更注重棚室建设和园区利用,发展立体农业、休闲农业。

  首先要加快科技创新,加强农民合作社与高校、科研院所的合作,以实习、田间课堂的形式加快新技术的推广与应用。其次要加快技术渗透,将新科技、新技术应用在产前、产中、产后各个环节,不能仅仅局限于生产端的渗透,销售端更需要新技术新方法,生物科技产生了新品种、航天技术精准了农药的使用量,应用这些技术生产的特色农产品更要由互联网技术传去,将技术渗透与品牌挂钩,技术的价值体现在产品价值之中,高品质产品才能有好的出。最后要激活科技应用主体的活力,技术渗透不能仅仅依赖于的建设和平台投入,合作社更要发挥自功能,紧密联结市场,让新科技发挥最大作用。

  首先要建立风险防范机制,完善订单农业,以契约的形式保障农民合作社与上下游企业、农民合作社与社员双方或多方的利益,进一步规范合同内容,明确权责,并设置严格的惩罚机制,抵御非自然风险的发生。其次要规范农民合作社的运行管理制度,调动社员参与合作社运行管理的积极性,积极调动社员参与合作社二三产业的发展,割裂式融合发展的局面,以保障合作社社员能够分享三产融合的利益。最后要建立合理的利益联结机制,鼓励在农民合作社与农民签订入社合同中明确标明按收购量利润返回或二次结算方式,完善利润分配条款,建立完备的账户,发展股份制或股份合作制,量化社员的入社资本,保障社员的利益。(作者单位:东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美股ETF:近3日美股1.5倍做多恐慌指数ETF涨超46%,3倍做空纳指ETF涨超21%!

       威廉希尔